怎么判断胎儿生长受限?诊断胎儿生长受限(fetal growth restriction 简称 FGR)需基于临床,金标准则是超声。一般孕妇在28~32周接受超声检查,通过测定胎儿腹围、头围、双顶径、股骨长度等指标来预测胎儿体重,并参考不同孕周正常胎儿的体重标准来诊断胎儿生长受限。下面,我(王琳教授)为您详解介绍怎么判断胎儿生长受限。

一、判断胎儿生长受限

1.核实孕周:胎儿受限的诊断基于准确的孕周计算,核实孕周包括核实孕母月经史、辅助生育技术的信息以及妊娠早、中期的超声检查。

2.宫底高度:妊娠24周之后每次产前检查时应测量宫底高度,通过腹部触诊来预测胎儿生长受限,其敏感性为35%~86%(假阴性率高),但特异性可高达96%(假阳性率低)。 若胎儿体重<2500g、孕妇体重指数>35、妊娠合并子宫肌瘤较大或羊水过多,宫底高度测量不准确,评估准确度远低于超声,对可疑FGR者应采用超声评估胎儿大小。虽然宫底 高度的诊断价值有限,但对于正常体重的低危孕妇仍然是可靠的临床监测工具,国际上一般建议绘制宫底高度定制图表(customized fetal growth curves)。

如果在妊娠26周后发现宫底高度低于孕周对应标准3cm以上,或与之前相比无增加,须进行超声检查,评估胎儿体重、羊水量或羊水深度、生物物理评分和脐动脉血流阻力。宫底高度低于相应孕周平均值4cm以上,应高度怀疑FGR。

3.超声检查:超声检查评估胎儿体重小于第10百分位数和胎儿腹围小于第5百分位数,是目前较为认可的诊断FGR的指标。采用上述两个指标评估胎儿大小,并且至少间隔3周复查1次,可以有效降低FGR诊断的假阳性率。

若超声评估诊断为FGR或胎儿生长缓慢,则须进一步超声检查,区分FGR是均称型还是非均称型。动态超声监测,包括系统超声筛查(有无胎儿畸形)、胎盘 形态、胎儿大小及脐动脉血流阻力、羊水量等,有助于明确潜在病因。超声的其他评估内容还应包括胎儿生物物理评分。

 二、胎儿生长受限的监测

1.脐动脉多普勒:脐动脉多普勒是FGR最重要的监测方法,监测指标包括最大峰值血流速度/舒张末期血流速度、阻力指数和搏动指数。正常妊娠时,脐动脉舒张末期压力随孕周逐渐增加,但在FGR胎儿中,上述指标均会不同程度地升高。目前证据认为,对于高危妊娠而言,脐动脉多普勒超声监测可降低围产儿病死率,但对于低危、正常发育的胎儿,不能降低围产儿病死率。因此,不推荐正常妊娠孕妇常规行脐动脉血流监测。

脐动脉多普勒结果正常时,需每1~2周复查,但对严重的FGR需适当增加监测频率。脐动脉血流指数异常(如搏动指数或阻力指数>孕龄平均值2个标准差)时,若舒张末期血流存在,每周监测2次;若舒张末期血流消失或反向,需每日监测。

2.大脑中动脉多普勒:监测大脑中动脉(middle cerebral artery,MCA)的搏动指数或阻力指数/脐动脉搏动指数(大脑-胎盘血流比)。若MCA舒张期血流速度增加,则该值降低,反应了FGR中的“大脑保 护效应”,是FGR胎儿宫内缺氧的征兆。脐动脉多普勒正常的足月FGR胎儿,MCA多普勒异常(搏动指数<第5百分位数),提示酸中毒可能,应及时终止妊娠。此外,MCA多普勒也可用于评估胎儿贫血。

3.静脉导管多普勒:静脉导管是连接腹腔内脐静脉和下腔静脉的一支小静脉,通常有三相血流特征,直接反映胎儿右心房的压力。大部分FGR胎儿中,静脉导管多普勒的恶化发生在生物 物理评分恶化之前。若FGR胎儿静脉导管多普勒在心房收缩时血流速度消失或反向,1周内胎死宫内的风险显著增加,预测1周后胎死宫内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分别 高达100%和80%,围产结局更差。

4.羊水量监测:超声可通过最大羊水池深度或羊水指数评价羊水量,但两者均与实际羊水量有所差异。超声测量羊水量有助于FGR的鉴别诊断及发现胎盘血流灌注不足。

5.胎儿电子监护:目前尚无明确证据证实产前胎儿电子监护可降低FGR的围产儿病死率。因此,虽然无应激试验可以反映胎儿健康状况,但不应该作为监测FGR胎儿宫内状况的唯一手段。

6.生物物理评分:生物物理评分正常,则1周内胎死宫内的发生率较低,但生物物理评分对于预测妊娠<32周、胎儿体重<1 000 g的FGR的效果并不理想。

胎儿生长受限一经确诊,应立即开始严密监测。目前较为理想的FGR监测方案是联合评估,即综合多普勒超声、羊水量、生物物理评分、胎儿电子监护和胎儿生长情况。

通过上面我(王琳教授)对怎么判断胎儿生长受限?的简单介绍,想必你已经有了简单的了解了,要及时正确判断胎儿生长不良,了解导致胎儿生长受限的原因,并采取有效防治措施,可保证母婴健康。如果你有着就医打算或还存在着其他的疑问,都可通过点击在线咨询扫描二维码,为您详细的解答。





扫一扫,获取更多资讯!